Loreley_好的我真的要更文了!!

冷cp爱好者,大众cp微雷。张家兴的小痴汉♡挖坑不填的典型。目前本命cp:周喻/叶兴/枪冰。

神鑑隨記 02 ﹣ 道是無情卻有情

!!!!!啊!!!

Keiko 瑩:

離開東山後的唐時在南山進入了洗墨閣。洗墨閣對唐時來說算是他在異世界第一次感受到一種被接納的溫情,在這裡的種種都使他有了一點正常人的心態,雖然他的內心仍然是有着狠戾,但至少在這樣的環境中使他得到了難得的平和。其實唐時非無情之人,只是他的遭遇讓他把無情提升到極點而已。


在洗墨閣,作者似乎加了一些道家的理論進去,有些地方莫名看着就讓人想到「道可道,非常道」的意境。然而到了下一章去小自在天後,文中的論證又轉到佛法中去,而唐時有趣之處在於他把兩者揉合起來應用的方式。總覺得這種揉合其實就是把一些真理融會貫通,任何的學習其實也應該是這樣的,有時太拘泥於一種道、一種方式,反而容易迷失。所以這一部份在看的時候我覺得特別有趣。




再接着是唐時要幫是非化解心魔那裡,我覺得正好辯證了「道是無情卻有情」的正反論點。無情之人並不一定無情,有情之人也不一定就有情;無情也可能是有情,有情有時反而是無情的。看起來很矛盾,但細嚼卻是令人感嘆的。


是非修的本是無情,因為佛本無情;但他的心魔卻讓他識了情,為破心魔他必須斬除那份有情;如此顯得有情似無情。唐時本應有情,但世事讓他變得無情,他也一心想修無情道,只是面對是非,他想幫他破除心魔是為了回到無情,但這樣的表現卻是有情之舉。非常繞口的情況,也是非常矛盾的情況,我覺得還蠻有趣的。就像是非在回答他的師尊問他何為「是非」時回答的一樣:



「我心所是為是,我心所非為非;佛心所向為是,佛心所逆為非。是者非,非者是,是非一體,非是者非,是非者是。」



真的是很耐讀的一個故事。




另外也很喜歡當中的一些描寫,比如對唐時:



處境越是困厄,就越是能够忍耐得住孤獨和寂寞。修道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過程,從忍受孤獨,變成享受孤獨,無非苦中作樂。(2之1,千佛香)



唐時在整個異境中其實是孤獨的,尤其他走的還是一條非常另類的路,他其實開僻了自己的一條人生道路,也由於他是第一個這樣走的人,便也造成了他無法融入別人的世界,為保護自己,也不得不無情。他這種孤獨後面也有重複提到:



孤獨是留給孤獨者的,而他是一個人,他習慣了一個人,卻還不知道孤獨是什麼。也許這才是真正的孤獨,不知道什麼是孤獨的孤獨。(4之9,心魔)



而他的無情,不止是對別人,也是對自己,看到他在小自在天結丹時用火燒自己的丹時有這一句:



要殺人,先殺己。(4之9,心魔)



對自己如此狠,卻又會為了是非做出了一點算是「有情」的行為,他的看似無情,反而是有情的一種表現。




除了唐時和是非之間的糾葛,我也蠻喜歡殷姜和枯葉的那一段情,感覺會是很有意思的一段糾葛。


﹣﹣﹣﹣﹣﹣﹣﹣﹣﹣﹣﹣﹣﹣﹣﹣




目前進度是回到東山,待續。


看過的請勿劇透~

【周喻】你不知道的事

分手梗。所以是BE。

突然的脑洞产物。

ooc,ooc,ooc

写的还是有点仓促(。

红领巾文笔。

食用愉快,结合BGM你不知道的事食用更佳。


—————以上,没问题的话?—————


周泽楷和喻文州分手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周泽楷怔怔地看着喻文州一如既往的笑颜,硬是挤不出半个字。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相遇相知相爱相离,这个适合所有定律的公式没有人能够例外,包括周泽楷。


只是离别来的太快了,他被突然的分手砸的晕头转向,手足无措。


有很多次他都仿佛听到对方在门口刻意压低的轻笑,亦或是怕惊扰寂静而放轻的迫近步声,都让他快速冲到门前,打开门时扑面而来的却只有凛冽的空气。


没有人。

没有喻文州。


恍惚地拧上门把,他还是有点不明白状况,昨天还好好地在一起分享一包薯片的人,怎么就分开了呢。昨天还扬着嘴角发出动听的嗤笑声音的人,怎么就不在了呢。


就像那只走丢了的猫咪一样。


猫是周泽楷和喻文州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养的,领养时喻文州特意挑了一只毛色如墨一般的黑猫,个头不大,不爱叫。那时喻文州还会弯着眉眼伸出纤长的指节在猫咪柔软的下颚轻轻地摩挲。一边含着有半分戏谑的笑意着一边叫它小楷。


后来喻文州搬走了,第二天猫也不见了。

那天周泽楷打着手电筒寻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一直到天色泛白,周泽楷的嗓子都哑到连发出几个气音都做不到,也再也没有看到猫的身影。


那时的周泽楷有些颓然地坐在马路边上,苍白的灯光像是在他身边翩翩起舞的白色蝴蝶,好几次想要握进手里,好几次又从指缝中溜走。


那个人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残忍,狠心地离开,狠心地带走了周泽楷的一切。现在连证明两人爱意的东西也寻不到蛛丝马迹。


他试着站起来,却一次又一次地跌坐下去。


找不到了。

哪里都找不到了。


*


折腾到两三点,周泽楷恹然地拖着疲惫的步子终于躺在床上。


似有叹意的轻呼出一口气,周泽楷缩了缩身子把整个人缩进寒冷的被子里。他有些怀念这个时候喻文州的体温,虽然比常人更要凉薄一些,但伴在身侧有种沉稳的安心。而周泽楷这时总会翻过身子仔细端详对方随着均匀呼吸起起落落的胸膛,时光悠长。


他试着伸出手,虚握了握冰冷的空气。


别看荣耀战场上的枪王大大有多么耀眼,有时候的周泽楷更像个孩子一样。睡不着了还得靠哄。每次喻文州都哭笑不得地搂过他,拍拍周泽楷的肩膀柔声安慰。


周泽楷又失眠了,可是这次再也没有人来哄他。


他学着那个人温柔的样子拍了拍自己,鼻头不争气地酸了酸。


自从分手以后周泽楷还没有流下过一滴眼泪,他总自欺欺人地觉得还会和好,亦或是有哪一天喻文州突然改变了主意,再次出现在公寓门口。


时间可能会有点长,他愿意等。


*


周泽楷终于还是遇到了喻文州。


S市这么大,随便拉两个人相遇的概率都是几百万分之一,可是就是这么巧,或者是老天爷给他开了个并不怎么友善的玩笑。


这不好笑。


一点都不。


周泽楷提着两人份的盒饭,看见货架尽头提着芹菜的喻文州,他知道喻文州平时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芹菜。


那一瞬间,世界崩塌,火海翻涌,周泽楷一直以来准备好的精明伪装在人回眸的瞬间分崩离析。


喻文州显然也看到了他,表情只是闪过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又恢复了平常应酬似的标准微笑,冲他点了点头,然后若有所思地看了周泽楷手里的盒饭一眼。


周泽楷有些慌乱,连忙组织言辞准备解释,却先一步被对方打断。


「小周好啊。」


语声温柔,语调平缓,像是在跟许久不见的挚友而不是分手不久的前任打招呼一样。


周泽楷也只好把解释嚼碎了艰难地吞进肚子里,锐利的棱角将他破肠刮肚,鲜血淋漓。


他永远是这么聪明,他总是知道怎么成功避开令双方都感到尴尬的事情。


但是周泽楷不能。他很急,跟迫切地想从昔日的爱人嘴里听到一个解释,一个理由。

一个能让他心安理得的放手的理由。


于是周泽楷就一直一言不发地跟在喻文州身后,不管对方无奈地提醒多少次也不为所动。


一直跟到一个陌生的街角,喻文州才停下脚步,周泽楷没反应过来,一个趔趄差点撞到喻文州的身上。


对方转过身子,却已经不是先前维持的恰到好处的微笑,周泽楷清晰地看到他的眉宇里若有若无的疲惫,心脏下意识地就像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狠劲扯了一下。这样一下让他一时间忘了两人已经分手,他连忙用指腹抵着对方的微微蹙起的眉心,压低声线哄着面前的爱人。「……别难过。」


喻文州突然扑哧一声低声笑了出来,他轻轻扼住周泽楷的手腕,把他拉进怀里。


周泽楷一瞬间僵了身子,这样看不到喻文州的表情,只能感受到到对方均匀又似乎有些紊乱的呼吸,和彼此肌肤贴合的温度。


他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想不顾一切地阻止喻文州开口,那些所谓的答案他已经不想听了。只要喻文州别说出来就真的什么都无所谓了。分手也好一个人也好,全都无所谓。


所以,不要说。拜托。


他听见俯在耳边的人低声唱起了歌,旋律很熟悉,是之前喻文州放给他听过的一首歌。

喻文州的声音有点沙哑,他刻意压低了尾音,听起来就像是在眼泪里洗过一样。


视野毫无征兆地模糊。


「蝴蝶眨几次眼睛,才学会飞行」


周泽楷的脑海里浮现出好多好多喻文州,温柔的喻文州,狠心的喻文州。


「夜空撒满了星星,但几颗会落地」


爱笑的喻文州,不爱笑的喻文州。


「我飞行 但你坠落之际」


他的喻文州,别人的喻文州。


「很靠近 还听见呼吸」


……停下,不要了。


住口啊,不要再唱了。


「对不起 我却没捉紧你」


周泽楷发疯了一样想要挣脱对方的禁锢,他只想赶在对方开口之前结束这支荒诞的歌曲,无论如何都不要再听下去。


他不要听,可是喻文州不停。喻文州只是——还是那么温柔的,笑着注视着他。这目光穿梭了几百年繁冗漫长的时光,只消一眼就让人万劫不复。


「…求你。」

「别唱…」


喻文州。

求你了。


「……求你了,别走。」


周泽楷紧紧地攥紧对方的衣角,用尽全身力气。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

「我坚持不能说放任你哭泣」


「你的泪滴像倾盆大雨,碎了满地」

「在心里清晰」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

「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多的是 你不知道的事」


他开始呜咽,眼泪糊了一脸也无暇顾及,喻文州只是轻轻吸了口气,吻了吻他的眉梢。


就像从前很多很多次那样。


周泽楷伸出手,抓到的只是尚有对方余温的空气。


『你不知道的事。』

END


【卡拟/西幻paro】Surrounder Love(让爱投降)00

我又開坑了!這次是卡擬o的西幻paro。

呃…包含諸多私設!因為卡擬性格也是私設,所以不要覺得「哇好ooc啊」之類的,如果不能接受請右上。

*文筆渣,初次嘗試這種比較沉重的文風。

*初定打算以七個cp為主線分篇寫,七篇都是同一個時間線。

*七對cp分別是雙花(落花狼藉x百花繚亂)、槍冰(一槍穿雲x小手冰涼)、全半(全透明x半透明   注:分別是虛空戰隊楊昊軒和葛兆藍的帳號卡)、漠君(大漠孤煙x君莫笑)、夜索(夜雨聲煩x索克薩爾)、叶沐(一葉之秋x沐雨橙風)、默霜(殘忍靜默x吳霜鉤月)。cp潔癖者慎!

我又沒帶王隊玩!x

*BE很多!BE很多!BE很多!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對於角色死亡、被俘虜等接受無能者右上。

*這篇是寫在之前的前傳一樣的東西,大概就是熱身和讓你們大致瞭解一下世界觀x(現在點叉還來得及!

——那麽,START?——

Chapter.00

『寫在之前的故事』

黎明久絕,蒼生混沌。

這是織影給予這世界的第一評價。

早在出生之時起,映照在這個混沌蒼穹下的怖意和戰伐就沒有停止過。在這樣的世界,萬物想要和平友善地生長簡直難若登天。生靈塗炭,蒼生混沌,用任何糟糕的詞語來形容都不為過。有的時候織影會也會抬頭看一看像是鍍上一層濃重鉛影的混沌天空,試著想象和平鴿像是陽光的剪影一樣掠過天際,馥郁溫柔的花香包裹著這個世界,像是尚在襁褓時母親暖香的懷抱。

但是現在,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到過「黎明」這種東西了。有些時候就連能看到陽光都是一種奢望。

嘆了口氣,織影拉緊了並不能用來擋風的風衣衣領,做著抵御嚴寒的徒勞努力。

眼前,高聳入雲的雪峰矗立在烏雲翻滾的天空之下,彷彿下一秒就會戳破那層晦暗壓抑的屏障。白色的雪線在山尖處蜿蜒蔓延,而遠處較矮的山丘則連綿成一片廣袤無垠的雪原。這裏難得沒有被激烈的戰火所污染,還是頑固地維持著最開始純潔不染纖塵的模樣,安靜地臥在榮耀大陸地圖的西北角,猶如一頭陷入沉睡的北極雪狼。

他在山腳停下腳步,揉了揉被凜然烈風刮地生疼的鼻尖,轉頭向一邊同行的生靈滅發問。

「是這裏?」

整個身體縮在厚重裘衣里瑟瑟發抖的人抬眸在眼前的景緻打量一番,末了點了點頭肯定織影的提問。

「搞不懂為什麼要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蘇意賽德真的有傻到從這裏安排士兵進攻?」

生靈滅抬起眼瞼看了眼喋喋不休似是在埋怨什麼的人無奈地搖了搖頭不置可否。「不管怎麽說,未雨綢繆總是好的。」

「未雨綢繆……?他有什麽資格說未雨綢繆?之前主城的失守好像不是他一手造成似的。」

生靈滅顯然沒有再接話的意思,他輕輕蹙起眉心,把目光投放在遙遠而模糊的地平線上。那裏風雪正盛,暴風參雜著冰碴在地面上扶搖而上,如果不是來此地監視敵軍的話,他會很欣賞此時狂暴中帶有一絲細膩的景色。但是他此時沒有了素來愛美的心情,裹緊裘衣乾脆在一塊裸露的大岩石上坐了下來。

織影乾脆也閉了嘴,緘默著端詳腳下的冰凌。

戰爭……從什麽時候開啟的?

很久很久以前,在榮耀大陸剛剛成型的時代,出現了生命體和靈體。經過時間的洗禮和演化,生命體發展出了人族、獸族、龍族等三個分支,同樣,靈體也發源出了精靈族、人魚族兩個分支。各個族群的人混居在一起,建造了屬於自己的王國。在狹小溫馨的烏托邦裏,人們相安無事,甚至還出現了24种不同的職業。那時的大陸上,人人安居樂業,好不快活。

也就是在那時,偉大的榮耀帝國文明和蘇意賽德文明相繼形成。

其實榮耀帝國和蘇意賽德都是榮耀大陸長久的歷史中派生出的兩個強大的國度。在繁冗的廝殺和爭鬥的過程中一路吞併了不少部落和種族,一步步走向今日的強盛和繁榮。也是自然而然的,兩個大國的關係出現了不可彌補的罅隙,就此出現了層出不窮的戰爭和惡鬥。戰火自從上個世紀起就在榮耀大陸上肆意燃燒,時至今日也沒有任何平息的跡象。

事實上,蘇意賽德和榮耀帝國並不接壤。在已經探明的大陸地圖中,榮耀帝國盤踞在榮耀大陸的最東側沿海的陸地,而蘇意賽德則在隔著一個人魚群島的東方海域與之遙遙相望。這樣遙遠的兩個文明能夠摩擦衝突,也著實讓人不解。

然而,關於戰爭的起因,民間似乎還流傳著「別的緣由」的說法。至於究竟是不是言不屬實,就另當別論了。

織影聽家族的長老傳述過,大陸形成的初期階段,鳥語花香,碧水青山,各種稀奇古怪的生物在一起嬉戲,運氣好還能看到蛟龍戲水這樣難得一見的畫面。自從戰火開始蔓延,這些生物就退至榮耀大陸的西南角,固守自己的一方凈土,決不允許任何人隨意進出。一旦誤入就只有落得屍骨無存的下場。所以,那處禁忌之地就理所應當地成為大人們嘴裡永遠不要靠近的警告。美其名曰『禁地』。

他小時候還想和美麗的沐雨橙風在那裡幽會呢,噓。不要說出去。

織影回頭瞥了眼一言不發的生靈滅,兀自撇了撇嘴拿了根樹枝在雪地上漫無目的地扒拉著。他明顯感到風雪愈漸猛烈,冰碴子混著冷風像是堅硬的耳刮子,呼呼地朝著那張臉上招呼。

很快,冰雪咆哮著覆蓋了整片大地,翻飛的白色像是突然爆炸的花火一樣,兀的就蠻橫霸佔了他的全部視角。

織影暗叫不妙,一邊喊著生靈滅的名字一邊翻身而起,但是對方的反應更快。只見迅雷不及掩耳之間,機械家的身影就如同離弦之箭一般驀地飛出,很快就湮沒在近乎狂亂的翩躚舞動白色雪沫之中。遠方應聲響起炮火交戰的轟鳴,織影的呼聲在一片震耳欲聾的巨響中融化在了呼嘯的雪原。

但他來不及去提醒什麽了,敵方藉著風雪天成的自然掩護一舉進攻,憑兩個人的戰鬥力不過是螳臂當車。榮耀帝國的兵力大多聚集在雪地的邊緣,趕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突然,從胸口心臟尚在跳動的位置,織影感到了肆意滋蔓的疼痛,像是在神經末梢開辦的末日舞會一樣,極盡了全身的細胞叫囂和狂歡。

他低下頭,看到了從胸口處貫穿的利刃。

先解決對方的牧師嗎?真是不錯的戰術。

織影吃力地轉過頭,迎上了一雙毫無情感的猩紅色雙眸。

那是一種很漂亮的紅色。他想起了冥河沿途開放的妖冶花朵。宛如一朵朵熾熱的火焰綻放在已死之人的不歸之途,每一次搖曳都是死神溫柔的囈語和敬告。

而現在,這雙眼睛正以同樣的方式向他吹響死亡號角。

身體的力氣一點點被抽空,織影趕在倒地的一瞬間利用牧師的咒術向雪地旁的同胞傳達了這個重要的訊息。

算是為帝國獻出最後一份力。

他開始四肢痙攣,手指顫抖,這裏太冷了,他想要抱緊雙肩換來此刻唯一的溫度。眼皮卻不爭氣地越來越沉重,彷彿有一雙手在扯著他躍入黑暗。

遠方的炮聲逐漸飄遠,恍然間天地風止雨霽,百花齊放,鳥語花香。

那是一個好時代,對吧?他想。為什麽不呢。

*TBC

『死像大海無限的歌聲,日夜衝擊著生命的光明島的周圍。』

——『嘉世』成員『織影』陣亡。

——『雷霆』成員『生靈滅』存活。

——『雷霆』成員『生靈滅』失聯。

【叶兴】What are words 02[学院paro/请注意避雷]

深夜更一发少的!明早不出意外的话还有_(:з」∠)_

大概x。

韩文清和喻文州有出场!

ooc炸了……而且一副狗血言情剧的浓浓矫情风味是为什么。

改天会改改的!!!

*

03

这个人为什么没能成功毕业?

叶修疑惑了下,攥着名单陷入沉默久久不语。

他总觉得这事儿像是挥之不去的阴云,在他混乱的思绪上添油加醋地放肆搅乱着。

沉思片刻,叶修终于还是决定把名单对折放进口袋,拿起挂在一旁衣架上的大衣准备出门。

——没错,一切的答案一定都在那里。

——只要找到他的话。

……

三个小时后,叶修站在韩文清面前,忍不住想揍那张拉长版的臭脸。

不管他怎么好说歹说,那人就是不肯露出一点松动的神情,叶修连当初小学哄女生的把戏都搬了出来,不料在铁面门神的面前纷纷败阵。

好话说尽,他扯了扯嘴角,干脆放弃跟韩文清沟通的耐心。

“我说你就通融一下让我进去,行不行?”

“不行。”

“……”

我要打人了。

韩文清我是不是欠你三百万?

叶修在心里好一阵吐槽,却也无可奈何。被堵在北大门口实在一筹莫展,再次瞪了眼铁青着脸就是不肯做出分毫让步的韩文清,叶修摇了摇头还是准备乖乖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不料他刚刚转过身去,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叫住了他。

“叶先生。”

叶修转过脸,迎上一双噙满笑意的眼睛。

“别来无恙。”

04

“叶先生这次来北大,不仅仅是看望母校那么简单吧?”身着一身黑色警服的喻文州抿了口茶,直截了当地抛出询问。

叶修没有立刻接话,他向后倾身随意地靠在椅背上,用勺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搅动着面前热气氤氲的咖啡。

“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并不好受。”喻文州像是知道什么,淡然地迎上叶修企图在他眸子里搜刮分毫的双眼。

叶修一直拒绝和喻文州对视,对方的眼神总给自己一种自己已然全部暴露在对方审视之下的错觉,他甚至好不怀疑在那样犀利的眼神背后,会有一把锃亮锋利的利刃直面而来。

真是见鬼了,你看起来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我想知道。”话匣子被打开,叶修也就懒得隐瞒。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份三年前的名单,递给了喻文州。“三年前的北大,那个没能从医学系顺利毕业的人叫什么,发生了什么。”

喻文州接过名单,只扫了一眼表情就微露异样。

但是那只是一瞬间,喻文州很快地敛起那份不小心遗漏的不安和阴沉,换上了一如往常的温和笑意。

“这个,我并不打算告诉叶先生。”喻文州看起来像是小心斟酌了下言辞,稍一颔首交叠起双腿淡笑着回答。

“…理由。”仿佛早就知道自己会被拒绝,叶修蹙起眉看了他一眼。

“答应过某个人的,我不能违约。”

喻文州的回答如此戏剧性,叶修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伸出某部狗血青春偶像剧的拍摄现场。

那么按照电视剧狗血的走向,叶修应该拍着桌子刷的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尖诘责对质。

但是他没有,他维持着过分的冷静,掏出一根烟娴熟的点上,夹在指间。

房间里开始弥漫烟草青涩的气息,午后不咸不淡的阳光洋洋洒洒地漂浮在快要凝结起来的气流中,金色的光芒毫不吝啬地映照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让阴森和黑暗慌忙逃窜,无所遁形。叶修沉默着注视着房间里有条不紊的摆设,一直被压抑的好奇和急躁像是一根不安分的羽毛,不住地往他的心上搔。

时间艰难地流过半晌,叶修深吸一口气再度开口。

“起码告诉我一件事情吧?”

喻文州闻语突然褪去了脸上恰到好处的笑意,换上一副严肃的神色。他低声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的正中央。

“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情。”

“三年前的北大,发生过一起蓄意谋杀案。”

“只不过那个少年,蓄意谋杀的是他自己。”

“知道这些,够了吗?”

够了吗?

叶修也质问着自己的内心。

脑海中突然涌起凌乱而又纷杂的记忆片段,争先恐后地向叶修扑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嗨,叶修。」

「哈哈哈哈,我也很怀念啊。」

「…对不起。」

「来,我送给你一首歌。」

「别忘记我…拜托。」

“叶修?”

“别走…回来。”

“叶修?叶先生?你还好吗?需不需要休息?”

叶修猛地抽身,太多的东西压的他一瞬间喘不过来气,那些纷杂的对话,背景甚至混合了嘈杂的人群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甚至由远而近的警笛。

还有指尖有意无意触碰到的一丝温暖,仿佛下一秒就会消逝殆尽。

如果不捂住、如果再迟一点。

就再也——

“叶先生!”喻文州猛地提高了音量。

叶修大口喘息着,松开了一直攥着胸口的惨白手指。

“叶先生,你需要休息。”喻文州好心帮他拍了拍背。叶修拍开喻文州的手,艰难地俯下身子呼吸。

他感觉的到。

没错。

呼之欲出地、近在咫尺的那人的身份。

一定、马上就会揭晓。

TBC

三变小礼:

去年参的喵嗷太太主催的BG合集里的几张插www

我也是有少女心的呀(ฅ'ω'ฅ)♪!!!

1P——风楚

2P——王楚

3P——石冰

4P——方柔

5P——莫橙

画女孩子!超!级!开!心!!!!!=͟͟͞͞ =͟͟͞͞ ( 卍՞ਊ ՞)卍

【吴兴】小兴兴[填词]

本来是群里一个小卢填的。我稍微改了下。这个小卢你要是看到我了请给我你的圈名啊_(:з」∠)_


吴雪峰x张家兴

《小兴兴》

原曲:汪苏泷《小星星》


承认隔的远

你能不能别离开

异地恋都是如此

我应该释怀

一个人吃饭

下雨一个人撑伞

对你的爱成阻碍

相思别成灾

窗外的天气

像我心忐忑不定

如果你在这里

我会为你

一直等下去


你就是我的小兴兴

国外也闪闪放光明

我已经决定要爱你

谁去管分隔两地


海上流浪的许愿瓶

每个心愿都是只为你

就算你不能来这里

我还是会喜欢你


把思念写成协奏曲

在角落里为你弹琴

就算你可能听不清

也代表我的心意

爱不一定要在一起

分隔两地也不在意

只要那幸福在心底

哪怕我见不到你


【叶兴】What Are Words[学院paro/请自带避雷针!]

第一次在lof上发文还有点小激动x

磨了三天的产物,不出意料的话是中篇,然后BE。xxx

兴是张家兴!兴是张家兴!兴是张家兴!重要事情说三遍(*/ω\*)

感谢小伙伴的监督感谢CCTV(???

现代学院paro。含雷含bg慎入。

以上,没问题的话?

01

「Anywhere you are,I am near。

Anywhere you go,I'll be there。

Anytime you whisper my name,you'll see....」

叶修猛地从梦里惊醒,他伸手拭去脑门上的冷汗,在深夜的一片寂静中翻身而起。

……第859次相同的噩梦。

说是噩梦却毫无意义。梦里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坐在湛蓝天空下的白色钢琴前弹唱。声色清浅,韵律哀愁。

仿佛像在哪儿听过一样。

可是叶修想破脑袋也想不起来,梦里的那个人给他直接而强烈的熟悉感,对他的身份却始终无法妄下定论。

是谁?

为什么会循环往复地出现在梦里?

叶修深深蹙起眉心,干脆也不睡了,倚着床顺手点起一根烟,却惊醒了身边的苏沐橙。

青丝散乱的女孩子明显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边揉着惺忪的双眼一边问。“怎么了叶修,又做噩梦了吗?”

叶修点点头,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没有言语。

短暂的沉默过后,苏沐橙的表情在烟头微弱的光芒映射下看不出来丝毫的异样,她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顶轻声安慰:“没关系,有我嘛。快睡吧?”

“沐橙,”叶修突然捻灭烟头出声,“你一定知道是谁,你骗不了我。”

“……”

“没用的,叶修。”苏沐橙嘴角挑起的微笑有些惨淡,看起来更像是无奈的苦笑。“那个人,已经找不到了。”

“……”

找不到了?

饶是叶修,也对苏沐橙那一番话语来的摸不到头脑。

“谁?”

“时候不早了,快睡吧。”苏沐橙只是巧妙地避开了话题,扶住叶修的头轻轻在额角印下一吻。

叶修也没有坚持问下去,重新躺回床上瞪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夜晚太过于静谧,静谧的只能听到身边女孩子平稳的呼吸声,和巨大的落地窗外偶尔传来的遥远的鸣笛。

耳边不禁又萦绕着那样温柔的旋律,困意像潮水一样渐渐吞没了他仅存的意志。

在心底突然涌起的慌乱中,叶修听到了一个声音,直逼心底,不容拒绝地贯穿了他的整个身体。

温柔,悲伤,而沙哑。

「别忘记我。」

02

叶修再度睁开眼睛时,阳光已经透过窗棂撒满了整间卧室。

他的身边空无一人,看起来苏沐橙应该去上班了。叶修爬下床,几乎是飘着走进卫生间,他看着镜子里那张沧桑而颓靡的脸,一时间竟然有些不认识自己。

“哥也有今天啊。”

他伸手摸了摸腮处拉碴的胡子,那些灰黑色的须毛正像是雨后春笋一般从叶修的皮肤里探头出来,摸上去有种参差不齐的手感。

突然,脑海中像是惊雷炸开一般,传出巨大的轰鸣声。

“你也有今天啊。”

两句话穿越过漫长的时间突然覆合,从这一刻起,命运的齿轮从容又不可抗拒开始运作,即使是最不可抗力也无法阻止叶修向真相迈进的步伐。

即使那样的真相,会带来的东西只能是毁灭。

【三年前,北京大学内】

叶修挎着书包下楼的时候一个没注意,左脚踏空整个人都摔了下去。

伴随着少年的惊呼和一阵慌乱的撞击声,叶修光荣地以标准胯间看世界的姿势摔倒在楼梯转弯处。

……靠。

叶修都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正准备翻身起来,只听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

“你也有今天啊。”

叶修循声望去,见一个干净利落的短发少年手插口袋乐呵地看着这一幕。从五官上看这个少年并无任何特别之处,也就是扔进人群里扒都扒不出来的类型,说白了就是张大众脸。除了皮肤白点五官整齐了点实在没有什么耐看的地方。但是这张脸却给叶修一种“我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的错觉。……不,不是错觉也说不定。

然后他就维持着从双腿间打量人的姿势,反唇相讥回去。

“哎哟,你认识哥啊?”

“怎么不认识,从来都不学习的全校第一,谜一样的神话人物。今天让我逮到正形了啊?”

“你小子说话有点意思。叫啥名字?”

“张家兴。”

叶修在脑海中飞快地搜索了下这个名字,张家兴……这不那谁吗!怪不得怎么看怎么眼熟。哈哈还跟哥蹭啊。叶修心里乐呵地闪过几行弹幕,随即懒洋洋地(从胯间)看着他。

“唉我说,医学系的垫底,还不帮帮我?”

“……”

“靠。”

居然这就爆粗了,不愧是小年轻啊。

张家兴走下楼梯,不情不愿地把姿势不雅的叶修扶了起来。距离之近,叶修都能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草药的清浅香气。

“少年有前途,要不要跟我混?”叶修调侃。

“混你妈逼,我要走了!”张家兴愤然。

……唉,年轻就是年轻。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注目着张家兴炸毛离去的背影。

斜阳似血,仿佛这一瞬间一语成谶。

【三年后,杭州】

好不容易从回忆中抽身而退,剧烈的疼痛就从叶修的额角发了疯一样的蔓延开来。他痛呼出声,捂着恣意作痛的部位蹲下身子,仿佛这样就能减轻哪怕一点的伤病。

又来了。

这个人是谁?

回忆似乎刻意淡化了那人的相貌和名字,尽管不管是细节还是人物对话都无比清晰,但是那个闯进梦境的少年的身份始终无从知晓。

待汹涌澎湃的痛感稍微有了缓和的趋向,叶修猛地像是想起了什么跌跌撞撞地跑回卧室,拉开床头柜努力翻找着什么。

找到了。

叶修松了口气,把北大三年前毕业的名单从抽屉的最底部抽了出来。

一眼扫过去,他把医学系从头到尾看了个遍,都没有一个名字能让他产生那种致命的熟悉感。难得烦躁的叶修翻来覆去地都快要把名单背了下来,却无法找到那个人的蛛丝马迹。

这个时候,叶修注意到名单的最开头标注的星号。

「*注:本次医学系共招生2586人,共毕业2585人。」

叶修几乎是一秒的瞬间就注意到人数上一人的差距。

也就是说,三年前的北大,有一个人曾经因为某种原因根本没有从北大毕业。

叶修的呼吸忽然揪紧。

TBC

现代诗十三首【二】

哈哈哈哈哈

莲花君:

· 黑遍全联盟


· 禁止殴打作者


· 欧欧西,蠢,神经病


· 我想,转行,当,诗人【nitama


 


 


 


大海



都是



队长



不张



——《轮回赛后发布会有感》吴启


 


 


赛后发布会


这么重要


的时刻


小周都


不开口


说话


那么就是



我随便


讲什么


也是


可以的



括弧



——《你不开口怪我咯》江波涛


 


 


我的


副队长



超黑


——《我的副队长在新闻发布会上黑我怎么办在线等急》周泽楷


 


 


好想


和一帆


再在赛场上


打一架



对了


其实我们


可以


私下约


竞技场


的啊


——《我真是太聪明了》高英杰


 


 


最近


我一靠近


小高周围


五六米


他就最小化


游戏界面


根本


不知道他



干什么


心好焦



是不是


到了


叛逆期


——《孩子开始躲着我了》王杰希


 


 


队长和


小高


这段时间


都很


神神秘秘



躲着彼此


我真心


不想八卦


可是


最近好


无聊


那就


八卦一下



——《没有球看的日子就只能看自家队友》许斌


 


 


听说微草


最近


遭遇了


家庭


危机


作为隔壁队


的一员


我怎么


这么


兴奋



——《我嗅到了八卦的气味》李迅


 


 


看了


最新一期



迅哥儿日报


真心


心疼


隔壁队


——《当爹真不容易》李轩


 


 


李轩


居然在


训练时间



八卦


被我


抓了个


现形



这次是


真的


不想活了



——《天热了队长加训吧》吴羽策


 


 



要不要


告诉小高


最近


小乔的账号



都是


叶修


在用呢


感觉这


孩子


被吊打



有些让人


心疼



——《良心发现》方锐


 


 


原本


只是帮


一帆


刷个


技能点


结果就收到了


大眼家


小孩


的PK


邀请


一个手滑


不小心点了


确定


一打就是


好几天


赢得我都


有些


不好意思


了呢


——《欺负小孩子有些过意不去》叶修


 


 


英杰


突然发短信



感谢



让他知道了


自己



不足


要更加努力


训练才能


超过我


虽然


有些莫名


奇妙


不过看到


英杰这么


有干劲


我也


很开心



——《前辈什么时候才能把账号卡还给我》乔一帆


 


 


叶修


不要脸


——《连小孩子的感情都欺骗》魏琛


 






【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啊

空山独酌:

王:近日我觉醒了一个技能,我觉得应该叫做“真理之眼”。


 


喻:(笑)王队是在提醒我小心吗?


 


王:不是,只是在觉醒技能之后不小心发现自己是一个Alpha。


 


喻:…………这是什么技能


 


王:作为一个A,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在茫茫人海中找出自己命中注定的O。


 


喻:……请加油。


 


王:前几日遇到周泽楷,我感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波动,有一种信息素的气味……


 


喻:难道是他?


 


王:待我小心翼翼接近他,才发现……


 


喻:发现?


 


王:他是一个向导。


 


喻:……这个乱七八糟的背景世界观是怎么回事。


 


王:我很失望,这个时候江波涛来了。


 


喻:噢?柳暗花明?


 


王:也不能算吧,江波涛他……有些奇特。


 


喻:小江人很好,面面俱到,注意的到很多细节,怎么会奇特?


 


王:我的技能应该算是可以看到隐藏身份吧?


 


喻:总结一下,似乎是这样的。


 


王:小江他是雪姨。


 


喻:………………


 


王:就在这个时候,黄少天嚷嚷着跑过来给他们打招呼。


 


喻:少天吗?他的隐藏身份又是什么呢?


 


王:喻队,我说了你不要对你的队员区别对待。


 


喻:放心吧,即使少天是尔康我都不会说什么的。


 


王:黄少天是羊驼。


 


喻:…………我受到了惊吓,我需要坐下来。


 


王:(搬板凳)坐吧


 


喻:谢谢。


 


王:客气。


 


喻:……王队你不要这样盯着我,我有点方。


 


王:莫方,你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喻:我应该高兴吗?


 


王:当然,比如张佳乐前辈……


 


喻:张佳乐前辈是什么?


 


王:……恩,一朵美丽的霸王花。


 


喻:……我很高兴。


 


王:应该的,你能想象霸图那全是汽车人里忽然出现一束花的感觉吗?


 


喻:我不想知道。


 


王:真的不感兴趣吗?真可惜。


 


喻:……好吧,我其实挺想知道的。


 


王:韩队是霸天虎。


 


喻:……说好的正面人物呢。


 


王:新杰吧……有点不好掌握。


 


喻:这是什么意思?


 


王:他肯定是救护车没错,可是问题是他为什么一身护士服?


 


喻:……我们换个话题吧?今天天气不错。


 


王:可不是,风沙大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喻:……王队,你这样我们还能愉快的交谈吗?


 


王:李轩和吴羽策倒是挺可怜。


 


喻:我生硬的转移话题是为了什么?……好吧,怎么可怜了?


 


王:李轩是罗密欧,可是吴羽策是祝英台啊。


 


喻:……我可是站锋轩的人。


 


王:嗯?其实李轩和于锋还挺押韵。


 


喻:哦?于锋是什么?


 


王:罗纳尔多。


 


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对了,后来我还遇到了叶修。


 


喻:叶修大概是很惊天动地的东西吧,比如宙斯……


 


王:你渐渐的接受了这种设定我感到很欣慰,但不是的,老叶是王冬。


 


喻:那是谁?


 


王:笔名蝴蝶蓝。


 


喻:嗯……王队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王:喻队,你不想知道你是什么吗?


 


喻:我很虚。


 


王:不虚,抱紧我。


 


喻:……王队告诉我吧。


 


王:很多人都说你是霸道总裁,这个你知道吧?


 


喻:似乎是的。


 


王:……你其实是霸道总裁的甜心娇妻。


 


喻:……你走。


 


 


 


 


 

【全职同人/叶周(R18)】醋

节操堆放处:

【全职同人/叶周(R18)】醋


还点文,@你的眼眸深似海º  爪机艾特不了orz


题目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


————————防暴警戒线×————————


cp:叶周


8000字大块肉,然而并不香


黑化叶神略残暴,真的!只是!略!


3/4左右处有道具play不喜请右上角,对不起我又欺负小周了,不接受刀片,不接受刀片,不接受刀片


有咬情节


以上,不适慎入


结尾是甜哒!甜哒!甜哒!


=========确认请继续==========









==========密封线内不要答题==========


防吞直接TXT走度盘: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399263080&uk=2972677087


==================================
爪机党打不开链接的私或者评论我给你链接啊么么哒(´ε` )♡


lo主没精力捉虫修bug了( p_q)不好吃大家凑合着看吧